首页 > 农业机械 > 正文

〈更把双眉比月长〉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
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12:38:08 来源:辽宁农业资讯网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:龙书屋,回复:111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更把双眉比月长》小说主人公:言小念|萧圣

  《更把双眉比月长》小说简介:姐姐结婚,新娘却是小姨子。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,他是天之骄子,商界帝王,为人冷酷无情,视女人如粪土。可是,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,把她吃干抹净,日后更是宠爱有加。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,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,“孩子留下,你可以走了。

  《更把双眉比月长》精彩试读

    第022章 我曾这样爱你

      确定他不是在耍宝?”

      萧圣对自己的这两个发小很防范,他们超级喜欢无聊的恶作剧,幼稚,没趣,还自以为幽默,要不是一起长大,真不想做朋友了

      “应该不是,楚大夫是有职业修养的”

      接下来的话,夏管家说得有些难为情,“他郑重承诺做那个……咳,那个原始运动可以温暖到她的每一个细胞,做到一定火候她会喷出寒毒,加上男人的那东西还可以给她杀菌……少爷,要不试试?”

      “夏尔,你实在是猥琐至极”

      “呃……我只是学话”夏管家无辜的抹了下额头

      “选别的治疗方案!”

      “是,少爷哎——沈少,您要干什么?啪!”

      对面的手机好像坠地了,夏管家慌乱的声音传到萧圣的耳边,“沈少您不能抱她,您别脱她衣服!天,你喂她吃什么了?她是我们少爷的——”

      “小姨子是吗?”

      一个好听、顽劣又有些天真的声音响起,“萧圣肯定乐意把他的小姨子送给我玩!再说我是帮郑州癫痫病专业医院好吗她治病,要不你来干?”

      艹!

      萧圣脸都变色了,踢开车门窜到副驾驶位,把言雨柔扒拉出来扔到路边,车子“嗡”一声冲了出去

      “咳咳……”言雨柔被甩了一脸尾气,双手撑地剧烈咳嗽起来

      “哎——总裁!”欧烈抱着孩子从大厅里追出来,可迈巴赫已经像离弦的箭一般,风驰电掣的消失了

      “言小姐,发生了什么事?”欧烈把手递给言雨柔,把她拽起

      “我也不知道”看着身上的泥污,言雨柔凄然的摇摇头,“他接个电话就毛了”多半和小鲶鱼有关,可恶

      “您还好吧?”

      “我没事”隐去眼里的愤恨,言雨柔把熟睡的小萌宝从欧烈怀里接过来,“我去给他洗澡”

      “还是我来吧,他是男孩子”

      “才三岁而已,你们男人粗手粗脚的,刚好我也要洗”言雨柔抱着孩子走进女宾部

      欧烈也不好跟过去,找个椅子坐下,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夏管家,可惜一直占线,总裁的也是……

      言雨柔要了一个清新淡雅的包间,“玫瑰浴,花瓣铺厚点”

      “是,言小姐”服务员认识她,放了十倍的花瓣,鞠躬退出

      言雨柔迅速锁上门,回眸看向熟睡的小人儿,唇角勾起一抹阴笑,“萧圣你这个负心汉,谢谢你给我机会杀死你儿子!”

      她将在五分钟内淹死小孩,然后假装晕倒,就这么简单

      哆嗦着手扒光孩子的衣服,言雨柔紧张得心砰砰跳,捧着他刚想丢进水里,突然又顿住了……

      哎,光着身子的小宝宝好可爱,小脸,小屁股,粉妆玉砌一小只,萌得融化人心

      情不自禁的吞咬他藕节般的小手臂,嫩嫩的软软的,满口生香,言雨柔突然舍不得害他了可为了保命,也为了萧夫人的位置,他必须死

      “你可以重新投胎到我肚子里来,一定会更漂亮……”这样想着,言雨柔心理平衡了,捧着熟睡的孩子,慢慢浸入水中

      花瓣水一点点吞没了言大发的小身子,淹了他的耳朵,睫毛,最后鼻子也消失了,只剩下细小的涟漪微微荡漾

      几秒后,隔着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,小孩子在水底死命挣扎,约莫两分钟后,水面恢复平静

      “宝宝,一路走好”晃动的水光打在言雨柔的脸上,光怪陆离得教人害怕

      确认孩子必死无疑后,她往后一仰,放心的晕了过去……

      呲啦!

      萧府,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云霄,震得灰尘翻飞

      砰!迈巴赫的轮胎摩擦滑行数米之后,重重撞上豪华的大门,车还在往前顶,萧圣已经跳了出来

      楚昱晞正坐在沙发上啃猪肘,见萧圣跑进来,热情的打招呼,“圣,来吃一口,没蘸芥末”

      萧圣本来往楼上跑的,见到他的刹那,眼神一凛,拐个弯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腰腹之上

      “呃——”楚昱晞被踹飞,后背重重顶到墙,刚咽下的肉都从胃里喷了出来

      “M,萧圣,我的胃被你踹裂了!Mmp,什么仇?RNM,萧圣!”楚昱晞疼得要死,嘴里狂飙三字经

      他好心用祖上秘传医术为小姨子诊断,之后就去厨房找吃的了萧圣这货一见他就踹,难道是因为吃猪肘子没蘸芥末?

      “芥末怪,你等着!”楚昱晞气疯了,回到厨房,抄起锅铲和菜刀,泄愤得把所有芥末都砍飞了

      言小念的房间,一片大乱

      “沈少,你别胡来!”夏管家死死抱住沈迟的腰往后拖

      沈迟拼命往床前挣,捉住言小念白嫩的脚就一阵狂吻,“真香小宝贝,哥娶你做老婆,行吗?”

      “啊,嗯……”言小念又酥又麻,嘴里发出的声音说不出的娇媚动人,即使得道高僧听了,也会瞬间背叛佛祖

      “嘿嘿,看她答应了!”

      “唉!”夏管家重重叹口气,“言小姐对不起,这个沈少他脑子有问题,不是全活人!”

      十年前,少爷用机车载着沈迟出去飙车,不成想发生车祸,少爷一点事没有,沈迟却摔成了傻子,前途尽毁

      萧圣一直心存内疚,无论何时何地,无论多么冲动,对他都是包容武汉比较好的癫痫医院,包容,再包容

      可这次——

      “嘭!”

      门突然被踹开,沈迟的手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扼住,重重往后一扯,与此同时,一记铁拳狠狠击在他的脸上!

      “噗——”鲜红的血水在空中划过弧线,沈迟吭都没吭一声,直接晕倒在地

      “少爷,她被沈少喂助兴的情药了”夏管家把沈迟拖出去,顺手关了门

      “啊啊……”女人的娇音有一声没一声的回荡在耳畔,格外撩人,激得男人热血沸腾,酥麻入骨

      萧圣捏拳强压那股邪火,从医药箱里拿出两支镇定剂走向言小念

      装作不经意的扫她一眼,只一眼,看得他心如刀割

      她正饱受情毒的摧残,衣衫不整,瑟瑟发抖,柔嫩的肌肤泛着异样的粉色,脚趾蜷缩,难受得要爆炸了,却咬着嘴唇忍着

      唯有一双饱含水光的大眼睛,和他对视的刹那,就好像决堤的河水,泪珠一串一串的滚落下来

      砰,手里的针筒落地

      “别哭”萧圣单手撑在她的身侧,拇指轻柔的划去泪痕,低哑的说,“言小念不要哭,你想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”

      他知道中情毒有多难受

      言小念神志已经迷离,可听到这句话,心房蓦地一暖,双臂攀上他的肩背,颤抖的唇瓣焦乱的粘住他湿润的薄唇

      “啊……”

      一簇快意的电流击得人浑身一麻,萧圣喘息着,一手握住言小念的纤腰,过分精壮的身躯覆了上去……

     

   第023章 怕怕怕怕怕

       在她身上,他倾注了一世的温柔

      浮浮沉沉,上上下下,深深浅浅中,她把自己交付给他那太过有力的臂膀,太过火热的胸膛

      从卧室到浴室,芬芳甜腻的气息一路氤氲,温热的水柱喷洒在拥吻的男女身上,水花四溅

      恐水症?

      噢,兴许是治愈了她太过敏感,轻轻一碰,已然达到了驱寒的效果

      萧圣俯身噙住女人粉润甜美的唇瓣,一手托住她细腻如脂的后腰,轻轻按在了墙壁上……

      强烈快意的热流淌过四肢百骸,言小念攀上极致愉悦的巅峰,“啊……许坚”

      晕!

      仿佛一盆冰块从头而降,刮得心脏狠狠疼了一路,萧圣猛地捏住言小念的下巴,阴鸷的看着她,“你喊谁?”

      许坚

      所以他现在是许坚的“枪”?替许坚耕地?

      男性的尊严就这样被无情践踏,萧圣呼了一口郁闷之气,近乎咬牙切齿的想干死她,“女人你看清楚,让你爽的是老子!萧圣!”

      “啊,疼了……”言小念娇滴滴的喊疼,湿漉漉的眼眸无辜得看着他药力没过,她还迷糊着,是无意识喊许坚的,不过这样让他更气!

      该死的许坚,到底多频繁的要她,才让这女人形成喊他的习惯?

      不过,她身子紧致得好像从没被男人开发过,敏感的不可思议,难道言大发不是她亲生的,她还是个处?

      关键,也没落红

      “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喊萧圣,嗯?”抬起女人白皙鲜嫩的身子,惩罚似的重重按向自己的腰部

      武汉哪有比较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?天!

      萧圣着迷的低叹一声,这女人一定是上天派来要他的命的!!

      言小念终于被欺负哭了,她不明白才把陕西治癫痫哪个医院最好自己当珍宝呵护的男人,怎么突然发狠了,还那么凶,好可怕……

      言雨柔正在接受抢救,事实证明,装晕的人比真晕的人难治

      扎针,人工呼吸,胸外按压……

      “啊——”言雨柔一被“救”醒就大哭起来,“宝宝你死了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      “阿姨,你以前死过宝宝?”干净清澈的童音响起,好听得如同天籁

      “谁?”言雨柔蓦地睁开眼皮,眼珠转了半圈,视线最终惊恐地定格在言大发漂亮的小脸蛋上,心咯噔一沉

      他怎么没死?

      小家伙眨着星亮的眸子,眉毛淡淡的,和言小念一样浅黛有余,刚猛不足因为他还是一个幼儿,长达之后会脱胎换骨,威如猛豹!

      言雨柔觉得自己一定是神经错乱了

      她明明把小屁孩闷水底去了,为什么这孩子好好的,难道这世上有鬼?还是自己产生了幻觉?

      “宝宝,快让阿姨抱抱!”言雨柔伸长手臂去拽小萌宝,迫切的想知道他是人是鬼

      言大发伶俐的扭开身子,往欧烈后面一闪,“阿姨,男女授受不亲,你之前趁我睡着把我扒光,已经让我丢脸了,还是收敛点吧!”

      “呵……”欧烈微笑,一把将言大发抱起来,刀削般俊美的下巴心疼的蹭着孩子的小脑门

      就刚才,他正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,余光里突然多了个白嫩嫩的小东西,转眸一看是个花香扑鼻的小包子

      言大发不着一缕的站在他面前,茸茸的头发贴在饱满的前额上,像只嫩黄的小乳鸭,两只小手捂住关键部位,水珠顺着小粗腿往下淌,冷得瑟瑟发抖

      “哇~好可爱的小宝宝~”路过的人纷纷驻足观看尤其是女人们眼里冒粉红泡泡,“快看啊,这地上留下来的几排小脚丫印子好漂亮!”

      “快拍照,快拍照,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!”

      “呃,这些花痴”言大发撇撇嘴,幸好自己贴了两片玫瑰花当胸罩,不然真曝光了

      “不许拍照!浴巾,快!”欧烈大声吩咐服务员,并迅速解开西服扣子,把孩子包进怀里,“这么冷,你出来怎么不穿衣服?”

      欧烈是真生气了,让这么小的孩子赤脚跑出来,言雨柔简直废物!

      “来不及穿,逃命要紧”言大发紧紧抱着欧烈滚烫的胸膛,冷得不时瑟缩一下

      “逃命?”欧烈一惊,“什么情况?”

      “欧叔叔,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啊反正我是被憋醒的,幸好许叔叔训练过我游泳和瘪气,不然我就完了”

      欧烈听了心有余悸,“是言雨柔帮你洗澡,她人呢?”

  未完待续……

  如果想看这本小说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龙书屋,回复111,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!